首页>碎片服务>详情

新西兰“龙虾小镇”——凯库拉地震纪实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

——电影·阿甘正传


正像阿甘所说,人生的确瞬息万变。我们一行马拉松参赛者,也只是单纯的来新西兰参加皇后镇马拉松,看看风景,修养身心。但是在13号晚上,我们似乎吃到了一块过期巧克力。



1

经过长时间的飞行,我们一行人刚落地便迫不及待的来到MOTEL,把第二天的行程说明完毕以后,大家就草草回到房间准备休息。临近12点的时候,正准备上床睡觉,突然房里的灯熄灭了。


刹那间,整个大脑都感觉无比清醒,不用照镜子我都能知道自己的瞳孔徒然缩小,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之后便是漫天盖地的震动与摇晃。


地震了,当时只有这种想法。我和同住一间房的妹子连鞋子都没穿便跑出房间,到大街上之后,发现整个跑团的人都出来避难了。地震震感十分强烈,以至于我趴在地上都没法爬稳,整个人都是摇晃不堪的。深夜的凯库拉街上,都是当地居民和游客,衣冠不整,满面恐惧,大街上也都是一些震碎了的玻璃橱窗。并且之后余震不断,虽然说MOTEL看上去没有什么损伤,并没有倒塌,但是房间里的家具都四散在地面上,大家也没有那个胆子回到屋内。



周围的居民都开车往外走,我们过去询问得知,他们担心海啸发生边准备转移到附高一点的地方。同时房东也走过来向我们诉说,新西兰政府发布了海啸预警。于是我们就地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决定随同当地居民,前往高地避难。



因为我们居住的MOTEL就在海边,当时也没多想便换上衣服乘车来到了高地。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高地附近都是前来避难的民众。外国人和游客全都混杂在一起,有的开着广播收听地震实况,有的三俩一伙坐在一起,还有的独自坐在长椅上发呆。不过大多数人更愿意选择待在车里避寒,我们跑团的大部分人也是蜗居在车内,准备熬过这漫漫长夜。团里的成哥、超哥几人却是闲不下来,在外面一直和别人攀谈,了解详细情况,同时在和大使馆获取联系。



2


等我再次抬头的时候,天空已经泛白,同时我们也得知消息——中国大使馆将派遣直升机来救援我们被困于凯库拉的华人游客。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第一批次来了一架直升机,从机上下来几名记者之后,救援小组就过来找到了我们。



因为运载能力有限,全团的人一致决定将优先救助3名儿童以及3名家长。同时地处新西兰基督城的周总也联系上了我们,他已经找到了车辆安排好了酒店,正在前往基督城机场的路上,准备接受第一批次撤离人员。



之后第二批次第三批次的救援直升机都是两架一起,我们全跑团团员总共分了3批才得以全部撤离,都集中在基督城直升机机场的咖啡厅里。



而成哥与随行向导Nic成为志愿者,组织游客上山避难集合,协助华人游客撤离。之后成哥乘坐最后一批次的救援直升机撤离到基督城与我们汇合,而Nic则留在灾区继续协助撤离,第二天才返回基督城。



当天实际上还有50名左右的中国游客没能按时撤离,不得不说我们属于运气比较好的,能够在当天撤出凯库拉,不用再在车里熬过一夜。同时也在感慨:中国的小红本护照真好用!看看别国的游客都还困在凯库拉当地,我们中国游客已经开始有序撤离。



如果说地震当时我们内心是惊恐的话,撤离时已经比较安定、同时还怀着一点点小兴奋,毕竟大家都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而到了基督城酒店之后,我们只剩下满满的疲惫,想叫我们起来商量事情?抱歉我们被床给沾住起不来了~总感觉,14号今天吃了一颗酒心巧克力,苦中带甜。


3


经过一早的商定,我们马拉松跑团全员决定继续我们未完的行程。

因为凯库拉附近的公路被地震破坏的比较严重,而且城中大部分区域都断水断电,汽车无法进出,加油站因为没电也无法加油,以至于我们的随身行李都全部留在了凯库拉的MOTEL里,全身上下只有自己避难时所背的随身物品。于是我们决定今天优先去采购一下马拉松所需的装备以及其他换洗衣物必备用品等等,之后便绕过凯库拉,前往丹尼丁方向继续赶往皇后镇。


可能会有人觉得我们的举动过于轻率也不太明智,其实实际上的受灾情况并不是十分的严重。重灾地区只有凯库拉附近,其他地区都是有条不紊的继续着日常生活。并不是说其他地方没有受到地震波及,只是受灾程度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大街上随时都有当地居民摆在路边的“济民摊”,用来帮助路过的游客,散发食品、水等物资。



目前似乎只有我们团继续按着行程前行,其他团要么回国了,要么都取消了惠灵顿凯库拉的旅行行程。这其中的因素,除了我们自身对负责地接的周总的信任之外,更多的是地接有十足的把握能够保证我们的安全。

如果真要我们拿出一个继续行程的理由的话,我可以这么说:

我们在异国的土地上,感受到了祖国的温暖;而现在,我们准备让红旗仍然飘扬在皇后镇马拉松的赛道上。



  彩蛋  

我们现在已经抵达丹尼丁了。

今天正好是我们跑团里一对夫妇的20周年结婚纪念日。但愿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特殊的地方、特殊的背景下,两位能够天长地久,白头偕老